中国应以更积极的姿态加强国际沟通、合作和协调,着手解决疫情对于中国整体营商环境的影响,防止全球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变成贸易制裁的工具,在全球树立负责任和积极有效应对的大国形象。

试图先强力控制疫情,迅速奏效后再大力度恢复经济的“政策顺序”是理想模式,但可能并不适用当下情景,须将“单政策目标模式”调整为“双政策目标模式”,控制疫情和稳定经济并重,动态调整,相机抉择。

不管是美国另起炉灶建立新的贸易规则,还是欧盟意欲大刀阔斧改革现有制度,都会对中国经济和企业产生深远影响。

贫困分为两类,事实上的贫困与想象中的贫困。居民主观贫困和客观贫困都可能成为一国政府推行新政或实施改革的阻力。因此,政府要同时关注社会实际贫困和人们心理上的贫困。

美国的金融制裁对恐怖组织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近年来恐怖组织融资的网络化、分散化趋势也给金融反恐带来了不小的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