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表示,影响2021年信用环境的六大主题是:全球经济复苏不均衡、政策挑战、企业和政府债务负担加重、数字化转型、环境影响和社会趋势。新冠疫情爆发后,各国推出了前所未有的财政及货币政策,受此支撑,2021年全球信用环境整体有望改善。然而,由于疫情难以控制,最初经济的迅速反弹正被一个非全面的、更为脆弱的复苏所取代。穆迪预测,非投资级企业过去12个月违约率将于2021年一季度见顶。

中国刚刚结束的五中全会淡化了经济增长的硬性目标,这是积极、健康的。中国的科技目标和在此之前提出的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承诺将在全球范围产生影响。

近期,市场上对于新金融与旧金融、创新与监管、现行监管规则等方面存在一些争论。有人甚至上升到利益格局之争、市场力量与监管部门之争,这样讨论问题是很难有结论的。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可能还是要回归历史和国际比较的角度,同时透过现象看本质,基于经济学的理论框架来规范地分析。

“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有点像‘三架马车’,既要进行汇率的改革,又要进行体制的改革,还要进行国际化的尝试。所以特别重要的是,金融开放在过去二十多年里的经验,我们必须要吸取。但与此同时,也必须明确进一步开放的方向。”10月24日,央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说道。

“数字化平台下的非银金融机构出路在哪里?最合理、最有前途的模式就是互联网或物联网形成的数字化平台与各类金融机构的有机结合,各尽所能、各展所长,形成与实体经济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相结合的产业互联网金融平台。”10月25日,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论坛上表示。

“一带一路”倡议已经提出七年之久,但时有部分西方媒体炒作“一带一路是中国设置的债务陷阱”的论调。 “‘一带一路’并非如同个别西方国家所说是中国所设的‘债务陷阱’,相反,在新冠疫情加重了许多发展中国家还本付息负担的时期,中国是积极发起和参与G20的‘缓债计划’的国家之一。”10月24日,在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联合各组委会成员机构召开的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发表演讲表示。

穆迪表示,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将于2021年底逐渐退出,银行、保险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将在此前15个月的时间内把合约和业务运营全面转向基于实际交易的隔夜替代基准利率。调查显示,多数银行(75%)和非银行金融机构(82%)表示其转变计划正在顺利推进,并且新冠肺炎疫情不会推迟LIBOR的退出过程。穆迪表示,利率转换的主要挑战包括替代基准利率流动性不足、需要落实后备条款并更新系统和模型,以及对于负面估值影响的意见不一。

根据万得数据,2020年以来(截至9月30日),境内发行人信用评级展望被调为负面的次数共计116次,9月新增9次,与上月持平。2020年以来,境内发行人信用评级被下调次数共计152次,9月新增11次。2020年以来,境内债券共发生违约109起,9月新增8起,违约数量较上月下降了4起。

穆迪表示,下届美国政府处理五个关键问题的政策将影响广大债务发行人的信贷条件。这些问题包括:经济疲软、新冠病毒大流行和医疗保健、与中国日益紧张的关系、财政政策和政府债务,以及环境挑战。选举结果具有不确定性,但不管谁当选,中美摩擦都可能会持续。

惠誉在最新的《全球经济展望》(9月)中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下降4.4%,好于6月下降4.6%的预测。

近期股市的波动大概率是由于美国税收和监管框架存在显著变化的风险所致。但基本上美国企业信用质量并未受到股市波动的影响。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