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表示,随着疫情影响减小,2021年以来正面评级行动数量超过负面评级行动。2020年3月底至4月初,负面评级行动数量飙升,如今负面评级行动数量已显著下降,2021年以来,标普总计采取了242次负面评级行动,788次正面评级行动。分行业看,消费品行业获正面评级行动次数最多,其次是银行和能源业。

标普表示,第二波疫情可能会阻碍印度经济和信贷的强劲复苏。印度此前在很多方面表现出强劲复苏,尤其是在2021财年(截止2021年3月31日)的最后一个季度,但最近疫情形势快速升级。因此,标普对此前(2021年3月)印度2022财年GDP增长11%的预测做了调整。标普预计温和情景下,印度GDP将在此前预测的基础上受到1.2个百分点的冲击,2022财年GDP增速为9.8%,严重情景下的冲击为2.8个百分点,GDP增速预测值为8.2%。

标普表示,拜登上台并未改变中美紧张关系,预计针对中国实体的科技禁令、关税和并购审查仍将持续,但会采取更加多边和可预测的方式。中美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将彼此视为竞争对手,但两国之间仍需一定程度的开放与合作。随着电子终端市场的不断拓展,标普预计,半导体市场规模在2021年将延续长期增长趋势。目前的芯片短缺暴露出供应链上存在的问题。标普预计,未来几年将维持少数几家供应商主导大量高端制造能力的市场格局,美国将继续依赖亚洲生产,目前芯片短缺的问题可能将延续至2022年初。

标普表示,需求增长和工厂停产共同造成了全球芯片短期短缺,供应不足的影响正从汽车制造商向包括智能手机和电脑制造商在内的有较大芯片需求的企业蔓延,预计相关企业的收入和利润在未来12个月都将受到影响。

惠誉表示,由于中国监管部门持续收紧房地产贷款政策,促进银行改善信贷发放标准和风险控制(尤其是对网贷),中国家庭部门债务快速增长对金融系统稳定带来的风险将在中期得到缓解。收紧信贷政策是降低金融风险的措施之一,这将有助于在2025年之前抑制家庭信贷增速,稳定中国宏观杠杆率。

穆迪表示,受房价、家庭收入和利率变化的影响,预计2021年中国居民住房负担能力指标(即房贷月供在家庭可支配收入中的占比)将维持稳定。3月24日,国务院宣布将把现有的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和相关的支持性货币政策工具延期至2021年12月31日。穆迪表示,这些措施将会缓解2021年底到期的贷款压力并降低银行的成本,但还本付息期的延长意味着这部分贷款的信用风险依然较高。

2021年一季度,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的观点主要体现在疫情影响、经济复苏、金融风险、ESG带来的影响、行业发展五个方面。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活动及预期改善,2021年一季度,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及信用展望负面调整(归在“不变”行动中)数量环比明显下降,评级下调数量减少近半,但负面评级行动仍高于疫情在国际间广泛传播前的去年一季度。

标普表示,一旦疫情得到控制,经济复苏将使得各国逐步取消刺激计划,但是持续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不断上升的再融资需求和中央政府财政支持的减少,将导致全球地方政府债务膨胀。标普预计,2021至2022年全球地方政府每年借贷将达到创纪录的2.25万亿美元,大约比疫情前的平均水平高出三分之一。借债增多的结果是到2022年底,全球地方政府债务将创新高。标普认为,大多数地方政府能够承受不断上升的债务,而不损害其信用质量,尤其是发达市场的许多地方政府,因为他们在疫情暴发时基本面牢固。

标普表示,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的冲击不是每次都一样,只要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反映的是再通胀(reflation,指经济增长和通胀上涨一起加速),而不是2013年那样的货币冲击,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复苏就应能够承受得住其影响。

穆迪表示,缩小性别差距对宏观经济存在益处,董事会层面的性别多样性与企业较高信用评级之间存在正相关。穆迪对性别相关指标和信用风险指标之间相关性的研究显示,提高女性有偿就业可带来经济益处和缓解社会风险;高评级企业女性董事会成员占比通常更大;政府和投资者对性别包容性的重视程度可能会提高,尤其是在新冠疫情之后。

穆迪预期,G20国家2021年的实际GDP都将较去年有所增长,但一些国家将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恢复全部生产能力。财政和货币政策应对以及疫情管理将发挥关键作用。受新刺激措施推动,美国将在2021年和2022年引领全球服务需求复苏。中国在2020年的表现最为强劲。欧洲经济体由于财政刺激力度不足、疫苗推广速度较慢,将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的病毒形势仍不明朗。

标普认为,亚太地区对疫情管理有方。与世界其它地区相比,亚洲面临的健康和经济挑战要温和得多。然而,亚洲内需疲软以及对出口的依赖可能会抑制其复苏,并加剧与西方的贸易紧张关系。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