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认为,亚太地区对疫情管理有方。与世界其它地区相比,亚洲面临的健康和经济挑战要温和得多。然而,亚洲内需疲软以及对出口的依赖可能会抑制其复苏,并加剧与西方的贸易紧张关系。

穆迪表示,与其他地区相比,亚洲在2021年抵御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持续冲击的能力更强。不过与全球趋势一致,2021年亚洲经济活动和生活水平将低于疫情前的预测。政府政策空间、供应链重组和数字化发展的速度不一将凸显该地区各经济体之间的信用质量差异。

政策、公司治理框架、金融机构贷款和投资决策越来越多的纳入可持续考虑。惠誉表示,这一趋势使得2021年ESG对战略、融资和政策的影响力将上升。

穆迪对2021年亚太地区整体主权信用展望为负面,因为新冠疫情的广泛影响及政府采取的控制措施已对经济、财政和社会造成冲击,并且冲击会在2021年持续。

2020年,三大评级机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及信用展望负面调整数量大幅上升,尤其是在疫情明确出现全球传播趋势的4月。2020年全年,国内8家评级机构共对国内发债主体信用评级采取了272次负面评级行动,其中评级调降182次,负面展望调整90次。分行业看,遭负面评级行动最多的是资本货物、房地产和汽车与汽车零部件业。

中资银行仍将面临新增不良贷款的风险,同时其信贷成本维持在较高水平,进而会削弱银行的盈利能力和资本内生能力。

标普表示,中国企业债不断出现违约,对整个债券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但违约后的处置方式正在改善,一系列备受瞩目的国有企业违约正得到更快的司法解决,未来更多的民营企业可能可以效仿这些高效方案。随着更多类型的实体被允许违约,投资者将有可能通过更透明和更可预测的方式来快速收回投资。

穆迪表示,影响2021年信用环境的六大主题是:全球经济复苏不均衡、政策挑战、企业和政府债务负担加重、数字化转型、环境影响和社会趋势。新冠疫情爆发后,各国推出了前所未有的财政及货币政策,受此支撑,2021年全球信用环境整体有望改善。然而,由于疫情难以控制,最初经济的迅速反弹正被一个非全面的、更为脆弱的复苏所取代。穆迪预测,非投资级企业过去12个月违约率将于2021年一季度见顶。

中国刚刚结束的五中全会淡化了经济增长的硬性目标,这是积极、健康的。中国的科技目标和在此之前提出的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承诺将在全球范围产生影响。

近期,市场上对于新金融与旧金融、创新与监管、现行监管规则等方面存在一些争论。有人甚至上升到利益格局之争、市场力量与监管部门之争,这样讨论问题是很难有结论的。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可能还是要回归历史和国际比较的角度,同时透过现象看本质,基于经济学的理论框架来规范地分析。

“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有点像‘三架马车’,既要进行汇率的改革,又要进行体制的改革,还要进行国际化的尝试。所以特别重要的是,金融开放在过去二十多年里的经验,我们必须要吸取。但与此同时,也必须明确进一步开放的方向。”10月24日,央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说道。

“数字化平台下的非银金融机构出路在哪里?最合理、最有前途的模式就是互联网或物联网形成的数字化平台与各类金融机构的有机结合,各尽所能、各展所长,形成与实体经济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相结合的产业互联网金融平台。”10月25日,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论坛上表示。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