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将7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列入美国商务部的黑名单当中,超算领域成为大国角力新战场。针对美方不断用“实体清单”,以“国家安全”为由打压中国企业,中国表示坚决反对。虽然拜登政府对特朗普时期的对华科技政策的全面审议工作还未完成,但近期美国在科技领域动作频频,除加大对美国研发的投资外,拜登政府还推行科技关键领域对华“脱钩”战略,并联手盟友组建科技联盟,确保美国在技术和供应链上的优势。科技或将成为中美竞争的主战场。

虽然我们希望中美关系开启一个新阶段,但目前双方面临着分歧进一步扩大的风险。美国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最近发布的一篇题为“理解脱钩:宏观趋势和行业影响”的报告,着眼于中美经济相互交织的现状,试图量化将两者拆散的成本。该报告通过自上而下的宏观经济分析和自下而上深入研究航空、半导体、化工和医疗器械行业,探讨了这种情况,强调了“脱钩”将对美国产生的五个方面影响。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4月1日发布了长达570页的《2021年贸易预估报告》,报告肯定了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签订的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并指出当前全球严重的贸易壁垒是美国重要的政策挑战。美将以双边或多边方式来应对这些壁垒,继续与严重的贸易壁垒做斗争。分析指出,此举可能进一步加剧全球贸易摩擦。拜登政府在评估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之后,如何制定对华贸易政策还没有定数,但是关税仍是中美贸易谈判的重要工具。

在前不久召开的“两会”上,中国发布了“十四五”规划的最终版本,概述了政府的中期战略思想。只有阅读这份文件,才能知道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我认为“十四五”规划非常重要,因为它代表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转折点。

欧盟以“新疆人权问题”为由对中国实施制裁,引发中方的反制裁。3月23日,欧洲议会宣布取消一个有关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会议,引发国际社会对该协定前景的关注。本次欧洲国家与美国一起对中国人权议题发难,表明欧美等发达国家正在按照价值观的不同选边站队。当前,中欧经贸领域合作深度交融。政治关系的紧张必然对双方经济造成深远影响,需警惕欧洲公司借人权议题转移供应链。

在拜登政府上台后的中美首次高层会晤开场白中,双方没有寒暄和客套之词,而是直接展开激烈交锋。对于中美双方剑拔弩张的面对面会谈,西方媒体评论称,开局就传出火药味,一来一往罕见地公开表现出全球两大经济体的紧张关系。当前,中美关系依然在中方的“战略重置”和美方“巩固特朗普政府对华鹰派遗产”之间摆荡。双方在会议之前都已再三强调,本次会晤将是“坦诚而严肃的”,这也表示,双方都已经预期彼此立场将会南辕北辙,较难达成“共识”,贵在过程层面的“对话”本身。

“两会”带来的信息量非常大,笔者在本文中重点谈了宏观经济政策方面的三点启示。一是政府为2021年的最低可接受经济表现设定了透明的指标;二是考虑到增长预期,预算中的财政紧缩幅度很小;三是货币政策将在2021年保持宽松,而当局将越来越依赖宏观审慎措施来遏制正在萌芽的房地产热潮。

应美方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于3月18日至19日在安克雷奇举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是自拜登上任美国总统以来,中美两国高层官员的首次面谈,双方将就一系列广泛议题展开会晤。本次会议安排在拜登上任初期,双方或将借此机会为未来交往“设下条件”,而非谋求达成实质性成果。然而,中美一开始就举行“2+2”会晤,说明双方意识到了沟通与交流的必要性,并都高度重视两国关系,确保让这一重要的双边关系保持一定的稳定。

近日,拜登政府外交国安团队不断对外释放信息,表示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议题是中国,并将中国视为唯一能够对美国倡导的国际秩序构成挑战的对手。将中国定义为“威胁”与“竞争对手”,是拜登政府对特朗普时期中国政策的延续。尽管拜登政府也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但它并没有像前任政府那样以零和的方式看待中国,而是强调了潜在的合作渠道。近期,美外交国安团队的一系列动作,表明拜登政府急于打破特朗普时期的一些做法,避免外界对于政府政策不明的猜测阶段,并为其它正在撰写战略的美国国安部门提供清楚的指导方针。

拜登目前以“人权牌”取代“中国威胁牌”,对华摆出强硬姿态,旨在向盟友展现美国的领导力,同时重振同盟体系。

美国总统拜登2月4日发表上任后的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主题是“美国在全球的地位”,承诺外交政策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宣告“美国回归”国际舞台。拜登表示,他将对美国外交政策做出重大改变。拜登称,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但美国准备在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领域与中国合作。

当前,中国对拜登政府表现出乐观态度,期待两国关系尽快回归正轨。但拜登对已经被特朗普和蓬佩奥折腾到谷底的对华政策,尚未显著着墨。白宫新闻发言人在谈到具体对华政策时提到要以“战略耐心”的手法处理对华关系。目前来看,拜登政府或许缺少立刻降温中美关系的政治空间。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拜登新政府对华决策的难度。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