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2020年中国第四条款磋商报告。该报告对中国经济进行了分析,并对未来的政策提出建议。在本文中,笔者提出了几个不同的观点。

1月13日,众议院正式通过决议,以“故意煽动叛乱”的指控对即将离任的特朗普进行弹劾。与上次就“通乌门”事件的弹劾不同,这次共和党议员没有明确反对弹劾案。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表示,参议院弹劾审判的日期不会早于1月19日。这意味着,议案要待当选总统拜登上任后才会被审理。因此,特朗普很可能会继续留任,直到拜登接任。然而,本次弹劾将在特朗普的政治生涯中留下污点,削弱其下台后的影响力,还将堵上他再次参选总统或担任公职的道路。而拜登上台后将不得不面对一个更加分裂的美国。

特朗普的支持者攻占国会山一事持续发酵,在美国政坛引发轩然大波,也引发更多对现任总统特朗普的批评,越来越的声音希望特朗普提早下台。如果想要特朗普下台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启动美国宪法第二十五条修正案,另一种是参议院对其定罪后进行弹劾。

美国国会定于1月6日举行联席会议,认证2020总统大选的选举人票结果。而在国会开会前几日,便有大批美国民众在总统特朗普的呼吁下奔赴首都华府进行抗议,最终演变为暴力冲突。1月7日凌晨,美国国会正式确认,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和哈里斯在去年举行的总统选举获胜,但1月20日如何顺利交权仍然是一个问题,而且混乱、撕裂、冲突、低效,会是一个挑战。

国家统计局于12月15日公布了11月份的宏观经济数据非常强劲,表明年底前经济增长势头正在增强。

《日本经济新闻》近期调查访问了35位知名经济学家。这些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中国GDP增长率为8.2%。我们的研究表明,这一预测是悲观的,2021年中国GDP增长率将在10%左右。

历经七年的中欧投资协定终于谈妥,被评为2020年的年末“彩蛋”,该协定消除了中欧双向投资壁垒。目前,中欧协定获得了所有27个欧盟国家领导人的支持,但仍需要这些国家政府的正式批准以及欧洲议会的投票表决。下一步,双方须抓住时机立即开展文本审核等后续工作,形成可供签署的法律文本,加快推动各自内部批准程序,力争协定早日签署并尽快生效,使之早日惠及双方企业和人民。

拜登内阁基本成型,最重要的国务卿人选落在了拜登的长期盟友布林肯身上;恢复美国经济的重任以及对外经贸关系将由他提名的财长耶伦主导。

11月债券市场的动荡带来了三点启示。首先,天没有塌下来,违约率仍然很低。其次,政策制定者在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下感到足够安全,可以着手解决与向国企放贷相关的“道德风险”问题,这可能意味着未来会有更多的国企违约,但为了提高债券市场效率,这个代价是值得的。第三,让中国债券评级有效地反映企业财务风险已成为当务之急。

10月份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已经基本从新冠疫情的打击中恢复。在确定货币政策未来走向时,既要考虑国内经济的强劲表现,也要关注国际上日益增长的不确定性。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控制,出口商有能力服务于国外市场并赢得市场份额,这足以抵消国外需求的疲软。

我们曾研究了在未来15年中国需要以多快的速度发展才能成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现在,我们分析那些在过去15年中成功跨过高收入门槛的国家的经验,并将其与那些深陷“中等收入陷阱”国家进行对比,从而帮助中国迈入通向成为高收入国家的道路。

本次大选可能出现的一个局面是:拜登获得初步选举胜利,但特朗普以邮寄选票存在舞弊为由,不承认部分州的选举结果并最终上诉至最高法,大选后美国政治进入短期的混乱期。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