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1年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本次降准为全面降准,降准后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9%。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1万亿元。

这一次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在13年前的次贷危机的时候,全球关于财政刺激中基本上美国最为极端,刺激规模相当于GDP的5%多。而这一次美国的财政赤字,相当于GDP的25%,此次财政刺激的力度相当于五倍于当年的次贷危机。次贷危机被认为是百年一隅,是1929年以来达到的最大的危机,但是政策的应对相对来说有所制约,不像这一次,发达国家基本上都用了15%以上GDP财政刺激,而且央行和财政一起配合,央行帮助财政融资,降低成本。

美联储的鹰派表态一度导致美股抛售、短端美债收益率飙升、美元大涨。然而,标普500指数再度挑战历史新高(4257.16点),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已经突破历史高点,买盘汹涌,不禁让市场感叹,这是被美联储忽悠了?种种迹象表明,此轮再通胀交易周期依然没有结束,只是节奏和热度稍有放缓。全球市场联动,中国资本市场将受到何种影响?

当前,我国工业企业经营状况不断改善,但仍面临两大挑战。现实挑战:原材料成本上涨引发工业企业的行业分化加剧,这影响到了工业部门复苏的平衡和可持续性。潜在挑战:随着欧美等国家的疫苗普及取得进展,全球市场的供求缺口将得到有效缓解,我国出口,以及疫情期间国内暂时活跃的进口替代生产,都将面临回调压力。

2021年5月,中国经济增长动能高位回落。季节调整之后,我国出口、工业增加值、零售和固定资产投资的绝对水平均小幅度回落。尽管这四项指标目前的绝对水平仍明显高于疫情之前的高点,但其复苏的势头确实不如今年年初。

如果说在第一波数字金融革命中,科技巨头公司扮演的角色是“创造性毁灭者”(creative disruptors),那么在第二波数字金融革命中,它们可能会转变成数字人民币要颠覆的对象。在此期间,不但居民和企业能从中获得收益,传统的金融企业也有可能找到新的发展机会。

与纯粹的总需求扩张引起的大宗涨价不同,成本冲击时期国内需求往往不强,例如2004-2005年、2017-2018年等。成本冲击引致的大宗涨价对上下游各行业的影响差异较大。对于上游而言,大宗涨价带来企业盈利的提升,并进而带动其投资的上升。历史表明,即使在大宗价格见顶之后,上游行业以ROE为代表的盈利指标还会继续上升一到两个季度。可见,大宗涨价对上游行业景气度的提振是显著和持续的。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全球已经历了差不多十年的低通胀时期,使得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MMT)开始大行其道。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MMT——只要通胀没起来,就可以随便印钞票。现在的欧美国家货币政策是无MMT之名,但有MMT之实。这样的情况下,通胀是非常关键的经济指标——通胀的持续上行会让欧美国家货币政策收紧。

近日,境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了一波急涨。人民币交易价和中间价于5月26和28日先后升破6.40。28日,中间价和(境内银行间市场下午四点半)收盘价分别为6.3858和6.3654比1,创三年来新高,而美元指数离前低还有一步之遥。近期为什么人民币出现急涨?本文拟就此进行探讨。

与过往不同,今年涨价并非发生在地产、基建等内需强劲之时,而是在海外修复及碳减排等复杂背景之下。如此涨价,将怎样影响终端消费者物价?疫情扰动犹存,价格攀升是否会影响后续经济动能?

渣打银行北亚及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近日做客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旗下投资者教育公益节目《国民财富大讲堂》时表示,短期内美国通胀水平仍会保持高位,今年下半年、特别是四季度,美国通胀水平预计会从高位回落。中国PPI和美国CPI的相关性高达60%,而和中国国内CPI的相关性则不高。预计国内CPI在年底前会持续上行,但财政、货币政策都边际收紧的作用下,下半年中国GDP增速会明显放缓,通胀并不具备可持续条件,经济也不太可能出现过热。

朱民表示,现有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从两个维度来说也是远远不够的。一个维度是因为全球经济治理的结构改变得很快,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现有的经济治理机构不能反映全球经济结构的变化。同时另外一个维度,1945年建立的全球治理机制那个时候已经远远跟不上现代的科学环境、技术、社会发展的需要,现在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需要有新的全球治理机制,来提供全球的公共产品,现在看来我们已有的体系远远不够。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