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内外部环境已经和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我们不宜简单套用上次的逻辑来外推这次可能出现的汇率周期。

随着汇率市场化程度提高,人民币汇率越来越具有成熟货币非线性随机游走的特征,将呈现多重均衡状态,围绕均衡汇率水平上下波动。

加快形成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新格局,提高国家经济金融的安全性或柔韧性,首先是要立足于本国市场,其次是扩大内需要惠及世界,再次是避免对外形成过度依赖。

由外国投资者减少美债持有,就得出“去美元化”的结论也失之偏颇。

鉴于这次疫情引发的经济周期性波动不同以往,故我们不宜简单套用过去的逆周期调节模式。

“汇率改革,机制比水平更重要”。

通过国内国际“双循环”,推动改革与开放相互促进,以“内循环”支撑“外循环”,以“外循环”带动“内循环”。

在目前国债发行有市场需求且成本可控的情况下,理清中央与地方的财权和事权、划清财政与金融的功能边界,解决财政赤字的显性化问题,可能比财政赤字的货币化更为迫切。

抵御跨境资本流动冲击的根本保障是维护经济金融体系健康。

真正决定汇率中长期走势的还是经济基本面。

今年的政府报告亮出了“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的底牌。

财政政策远未到穷途末路,也就不要轻易触碰赤字货币化的底线。否则,可能又打开了潘多拉盒子,贻害无穷。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