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现在不能搞脱钩竞赛,我们还是要更加开放。

本文为刘世锦主任为该书所写的导言,探讨了后疫情时期,中国宏观经济走势会有哪些变化、经济增长目标如何评估和设定、中国经济如何形成增长的“新风口”等问题。

经济增长的下半场,宏观政策要退居次位,让“结构性潜能”担当主角。

以数字基建为主的新基建,不适合作为短期刺激政策的工具,要防止一哄而起运动式增长,最后留下一堆无效投资和烂尾工程。

在当前这个关口,新基建并不足以挑大梁。解决方案是发展大都市圈。

去产能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主要任务。当前,社会上对去产能的认识还存在一些似是而非的看法,需要予以澄清。

我国现在达到的发展水平远高于当年拉美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时的发展水平,已经不可能落入拉美式“中等收入陷阱”。

供给侧改革不排除宏观政策的必要调整,比如采取供给学派所强调的减税等措施,但重点还是在微观层面,通过实质性的改革措施,进一步开放要素市场,打通要素流动通道,优化资源配置,全面提高要素生产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