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多的事实是,海外疫情愈严重,我国外贸越好。近期全球德尔塔病毒扩散,我国出口也保持超预期韧性。毋庸置疑,非常态终将趋势回归,然而拐点何在?出口繁华延续,还是落幕在即?各界莫衷一是,但都关乎经济冷暖与逆周期政策强弱。

三季度以来,宏观经济多项数据放缓或下行。如何看待年内剩下四个月的经济运行态势以及经济能否跨周期平稳运行,市场普遍较为关注。

最近大家都在热议共同富裕的话题,讨论第三次分配。本人研究国民收入分配问题超过10年,十分欣喜地看到收入分配问题终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因为这是当前全球各国普遍面临的最大难题,影响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经济质量的提升。那么,究竟如何实现共同富裕呢?实现共同富裕应该是超长期任务,如五中全会在2035年远景目标中提出,“中等收入群体显著扩大,基本公共服务实现均等化,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那么,现在必须防止居民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了,为此我认为可以从一些长期表现异常的经济指标中去发现收入差距扩大的原因,寻找缩小收入差距的路径。

8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为50.1%,相比上月下滑0.3个百分点。PMI数据已经连续5个月下滑了,创下2020年3月以来的新低。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8月PMI数据继续下降的趋势呢?8月PMI隐含了什么样的经济政策信息?

2020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外贸超预期增长,进出口规模不断创新高,出口连续14个月实现了同比正增长,是全球唯一实现货物贸易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2021年1-7月,我国进出口增长35.1%;出口增长35.2%,进口增长34.9%。在全球疫情反复、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波动的环境下,下半年我国出口是否依然能高歌猛进令人瞩目。

十四五规划中提出要构建新发展格局,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在出口国际市场份额已经较高,未来增长空间相对有限的情况下,作为战略基点的内需就应承担起拉动经济增长的重任。随着近年来经济结构转型步伐的加快,固定资产投资对内需的提振作用越来越小,扩大内需需要更多向依靠消费进行转变。除个别年份外,从2011年至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对于GDP的贡献率保持在55%-69%的区间内,且贡献率都大于资本形成,这表明中国内需增长已逐渐向以消费为主要拉动力的路径上转变。中国的消费支出占GDP比重2011-2020年间平均占比53.3%,与世界银行发布的发达国家最终消费支出占GDP比重80%以及发展中国家占70%以上的数据相比仍有较大的差距。如何进一步促进消费来扩大内需成为了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新发展格局下的重要任务,而促进消费发展要从更加宽广的思路和角度进行思考和谋划。

7月30日,习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从会议内容来看,中央对下半年到明年年初的宏观经济工作做出了六大基本判断和安排。

近一个月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受重挫,7月标普美国中概股50指数下跌了20.1%。本轮中概股正在“内外承压”:国内方面,金融监管和产业政策均可能波及中概股企业运营和融资前景;国际方面,市场年初时对拜登当选后的中美关系给予了很高期望,然而,中美高层对话以及天津会谈使市场认识到中美经贸关系的复杂一面。

最近关于碳市场有几个方面进展值得关注。一是中国全国碳市场在7月16日正式启动了,收盘价突破每吨52元人民币。二是7月14日欧盟提出碳减排的一揽子方案,包括实施更严格的碳交易体系,并扩展碳交易覆盖范围,以及防止碳泄漏的碳边境调节机制(涵盖电力、钢铁、水泥、铝和化肥五个领域),作为其碳排放交易体系的重要补充。我想结合这些新的进展,谈一下自己的体会。

中国企业在美国的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热情,差不多超过其他任何非美国的企业。目前,共有250家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包括那些在中国香港地区或开曼群岛等离岸中心注册、但大部分收入和利润来自中国内地的企业[1]。随着中国和美国的一系列政策行动,两国政府似乎都不希望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达成一种罕见的默契。但是,中概股退市会对中国或美国造成多大的伤害?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1年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本次降准为全面降准,降准后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9%。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1万亿元。

美联储的鹰派表态一度导致美股抛售、短端美债收益率飙升、美元大涨。然而,标普500指数再度挑战历史新高(4257.16点),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已经突破历史高点,买盘汹涌,不禁让市场感叹,这是被美联储忽悠了?种种迹象表明,此轮再通胀交易周期依然没有结束,只是节奏和热度稍有放缓。全球市场联动,中国资本市场将受到何种影响?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