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把美联储政治化
2017-07-14 17:50:00 黄慧红 关键字: 美联储 独立性 耶伦 特朗普

下载报告全文

 

作者:ROBERT E. RUBINAPRIL/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联合主席,美国前财政部部长

来源: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

翻译:黄慧红/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

当比尔·克林顿总统决定再次任命阿兰·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这位最初由罗纳德·里根总统任命的共和党人为美联储主席时,我正好在场。当时有政治顾问曾力谏克林顿选择一位政治盟友出任该职位,但这一建议甚至从未被认真考虑过,因为美联储主席人选不应该是由政党、政治家或意识形态所决定的。

几十年都是这样:联储主席和官员的选择是基于他们为国家服务的能力。奥巴马再次任命了布什提名的本·伯南克(Ben Bernanke),里根则再次任命了卡特提名的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

联邦储备银行制度在1913年通过立法确立,但货币政策相对于国会、总统的独立性并无法律保障——也就是说,并不总是不可侵犯的。近年来,一些所谓的改革希望让美联储货币政策接受国会审查,但所幸美联储至今还可以保持其独立性。

这是合理的:一个由理事们领导且致力于追求物价稳定、充分就业双重目标,同时基于事实和分析做出决策实行有效监管的美联储对我们的经济、人民的福祉和美联储决策的市场信誉都至关重要。

但这种独立性将遭到严重挑战。联储委员塔鲁洛(Daniel K. Tarullo)近期离任,此前联邦储备局执行委员就已有2个空缺(译者注: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最高决策机构包括联邦储备局的7名执行委员和12名联邦储备银行的主席)。现任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副主席费雪(Stanley Fischer)也将于明年届满时离任。特朗普总统已经说过不会再次任命耶伦为主席,只是因其不是共和党。

特朗普在明年可以填补七个联邦储备局执行委员中的五个。我担心他会任命的官员将无法对联储双重目标做出承诺,反而去取悦白宫。

如果,或更确切地说,当政府不切实际的增长预测无法实现时,美联储可能将成为替罪羊。最近国会预算局拒绝医改预算就是个麻烦的信号。政府可以操纵经济预测来攻击联储的决策,而不是尊重其使命和独立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