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新冠致全球市场大调整,金融条件急剧收紧
2020-04-22 00:17:00 赵健榆,黄慧红,李睿懿 关键字: 疫情 脆弱性 IMF 金融条件

下载报告全文

 

新冠疫情的爆发迫使世界各国政府采取必要措施来抑制疫情的蔓延。这些措施干扰了经济活动的正常秩序,并导致经济前景恶化。IMF在2020年4月的《世界经济展望》中表示,2020年全球预期经济增速为-3%,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情况更加糟糕。未来复苏的时间和程度存在高度不确定性。 

01新冠疫情致全球金融市场大调整

今年年初,由于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以及各国宽松货币性政策的推出,全球经济初步显露出稳定的迹象,人们普遍对金融市场感到乐观。但随着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投资者重新评估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急于寻求安全资产。风险资产和大宗商品价格急剧下降,资金流入黄金和美国国债等避险资产。

股票市场同样经历了急速下跌。标普500在16个交易日内就从近期高点下跌了20%。不过随着近期各国推出多种应对政策措施,投资者情绪有所缓和。此外,整体石油期货价格曲线向下移动,表明投资者预期油价将长期保持在低位。 

图1 资产市场表现(截至2020年4月9日)

 

 

 

 

 

 

 

图2 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导致市场波动剧烈

 

 

 

 

 

来源:IMF 

2、3月份动荡的金融市场促使投资者转向避险资产,风险资产价格大幅下跌。德国和美国国债收益率急速下降。由于新冠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冲击,以及油价下滑所带来的的影响,市场预期欧元区和美国未来五年内通胀大概率低于1%。 

部分国家的央行采取了量化宽松政策,一些发达经济体的政策利率跌至接近零的水平,国债收益率预计将长期保持在低位。收益率不足1%的国债存量占比从2019年底的约40%升至2020年3月的约80%。 

3月以来,由于信贷和流动性风险上升,企业信贷市场(corporate credit market)的状况急剧恶化。在一级市场上,欧洲的债券发行量下降,而美国的发行量上升,这反映出对美元现金的预防性需求,以及来自商业票据市场的压力。

为应对企业债券市场的压力,包括美联储、欧央行、日本央行在内的多家央行推出多种措施来支持企业债券和商业票据市场的流动性。

相比之下,信贷市场中风险较高的高收益债券、杠杆贷款和私人债务所带来的压力直到4月初依然显著。3月初以来,高收益债券利差已大幅扩大,尤其是能源部门和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部门,如交通运输等。杠杆贷款价格急剧下滑,下滑程度接近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表现的二分之一。全球高收益债券的发行陷入停滞,杠杆贷款的发行严重缩水。 

金融去杠杆化和市场流动性紧张加剧了抛售压力。3月份,金融条件的急剧收紧迫使杠杆投资者(leveraged investors)平仓一些头寸,以满足追加保证金的要求,或者重新调整他们的投资组合。

随着美国国债收益率急剧下滑以及日内波动性上升,在美国国债市场从事“基差交易”(basis trades)的杠杆投资者被迫平仓。这导致做市商持有的美国国债大幅增加。由于波动性加剧,做市商的风险管理举措可能会限制他们作为市场调节者的作用。结果导致美国国债市场的流动性状况急剧恶化。

为此,美联储采取了多种措施来改善流动性,防止市场混乱。比如,扩大资产购买规模;增设流动性便利工具;与外国央行达成回购协议,允许它们可以用其持有的美国国债从美联储换取美元。

但市场流动性持续恶化的情况依然在多个市场发生。根据IMF的研究,2月底以来,流动性状况已显著恶化。不过据报道,最近几周受市场情绪影响,流动性状况有所改善。 

02全球金融条件急剧收紧显著增加金融稳定风险

2019年和2020年初已经逐步宽松的全球金融条件在3月急剧收紧,其速度即使与全球金融危机相比也是前所未有的。大部分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利率下降仅部分对冲了股价的下跌和企业债券价差的扩大。其他新兴市场(不包括中国)也由于外部融资成本急剧增加而显著收紧了金融条件。中国是第一个经历新冠疫情爆发的国家,但与其他国家相比,其金融条件相对稳定。

总而言之,新冠爆发以来全球金融条件急剧收紧,全球经济增速预测从1月的3.3%下调至4月的-3%,这意味着增长和金融稳定的下行风险将大幅增加。 

图12 2020年一季度全球金融条件大幅收紧

 

 

 

 

 

 

 

 

 

来源:IMF 

在疫情之前,一些具有系统重要性的经济体金融脆弱性已经有所上升,而金融条件的进一步收紧可能暴露出全球金融体系中更多的“裂缝”。非金融企业部门目前的脆弱性明显高于2008-09年,这意味着长期的负增长和较高的融资成本可能会导致企业大规模陷入困境;资产管理公司的脆弱性仍然很高,接近于全球金融危机时期。中国和美国等国在疫情前的杠杆率、久期和流动性错配就很高,欧元区和其他发达经济体总体的脆弱性要低一些;银行的总体脆弱性适度。中国的脆弱性仍然很高,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和欧元区的脆弱性有所增加;全球保险业总体脆弱性比其他部门要低,但在一些国家和地区仍然较高,如美国。中国的保险公司的流动性错配程度较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