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疫情防控经验与启示 | 国际观察
2021-08-30 14:08:11

下载报告全文

 

东京残奥会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此前不久落幕的东京奥运会已经顺利完成奥运会的举办任务,实现了奥运村未发生大规模聚集性感染,赛事进程未受到太大影响的目标。东京奥运会的疫情防控经验为北京冬奥会的筹办提供了有益借鉴。

构筑防疫“泡泡”,有效保障奥运会安全举办

在疫情期间举办奥运会,日本承受了巨大压力,确保防疫安全成为东京奥组委的重要任务。据统计,从7月1日至奥运会结束,居住在奥运村的运动员和代表团成员确诊32人,与大会相关人员确诊458名。防疫“泡泡”是一种闭环的防疫管理模式,它将参会者封闭在奥运相关场所之内,隔绝病毒传播至奥运会场外的可能性。参会人员被严格限制在“泡泡”之中,活动范围只限制于赛场、训练场和住宿场所。一旦发现阳性确诊病例,组织部门能够迅速采取措施,将病毒传播迅速控制在个人或者很小范围内。至奥运会结束,密切接触者几乎没有阳性病例出现,奥运村内也没有出现聚集性传染。

东京奥运会留下颇多遗憾

本届奥运会在防疫措施的具体执行和有效监管方面存在盲点,国内民众始终对奥运会兴致不高给东京奥运会留下颇多遗憾。
首先,东京奥运会防疫措施的具体贯彻和执行存在漏洞。东京奥组委和东京都政府在机场、奥运场馆以及其他基础设施防疫管理上制订的规则非常详细,然而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并未认真贯彻。第三版《疫情应对措施手册》虽然制订了严格的违规处罚措施,但在实际执行时,这些规则的约束力却受到了挑战。比如,大会相关者擅离酒店购物的情况并不少见,直到处分了几名格鲁吉亚选手后,这种违规行为才有所收敛。
其次,国内舆论引导不力致使怀疑奥运声浪始终干扰奥运会的举办。奥运会开幕前,东京都等地多次被迫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在德尔塔变种毒株全球流行的情况下,加上本国疫情控制不力等因素,日本民众一直不太相信政府有办法办出一届“安全、安心”的奥运会。虽然日本政府不遗余力推进各项工作,确保奥运如期举办,但日本社会各界对于东京奥运会是否如期举办依然争议不断,消磨了全国上下一心筹备、举办奥运会的信心。
第三,日本政府始终未能有效调动国内民众积极投身奥运、参与奥运。除了疫情原因,日本国内“反奥运团体”一直宣传强调奥运无用论,加之反奥运组织者不断煽动民众对日本政府在疫情下举行奥运会的不满情绪,导致民众对举办奥运会的支持率大幅下降,甚至反对举办奥运会。大批民众认为奥运与自己无关,日本奥组委和政府颁布的奥运政策并未得到民众的积极配合。比如,原本希望民众可以居家观赛的奥运假期,大量民众走出家门“放飞自我”,直接导致奥运后日本疫情的第五波高峰。
第四,日本政府所期望的奥运带来的经济社会价值远未达期望。无观众奥运致使本次奥运的国际影响力大大下降。菅义伟政府原本希望借助东京奥运会提升内阁支持率。但奥运会后,政府反而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国际上,福岛食品、强迫参赛各国运动员在疫情形势下签“生死状”等敏感问题令东京奥运会在全球公众舆论中的公信力受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