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恰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特别提款权(SDR)篮子货币进行复核的第八个评估年,随着五年一度的审核工作开展在即,市场对于SDR的关注度不断升温,人民币是否能够于今年加入SDR亦成为热议的话题。

至少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理由恐慌。事实上,改革和经济再平衡与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速是一致的。

经济危机七年后的今天,大部分发达国家的复苏脚步依然颤颤巍巍,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本应在全球复苏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私人投资仍在酣睡。

财政政策能否稳定经济增长,学术界一直没有定论。4月8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外发布《财政监测报告》第二章节,通过对85个国家(包括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在过去三十年的经验研究,该报告得出了肯定的结论:由于能够减少宏观经济波动,财政政策能够刺激GDP的增长。

尽管2014年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飙升至纪录高位(2140亿美元),并且持有的外汇储备占到世界外汇储备的30%(3.8万亿美元),中国仍将受到美联储加息的伤害。

潜在增速预期下调将引发新的政策挑战,各主要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应该将提高潜在增长作为首要任务。

最重要的是,企业部门在未来5年中仍将作为净储蓄者。在欧洲,除了最成功的行业外,企业部门普遍缺乏扩张野心。储蓄—投资缺口进一步自我放大。

考虑到后续存量置换规模较大,因此置换需多年逐步完成,可能央行将配合提供流动性支持。目前最大的风险点可能是那些没有纳入财政预算的平台债务。

我们认为“容克计划”的一个重要意义在于欧洲决策者正在转向供给端政策工具,而未来供给学派的政策主张将成为决策者的新取向。

而对于这些传统行业而言,新一代互联网技术也正创造着新前沿、新机会、新业态,同时颠覆着传统的市场格局与商业模式。

人们期待从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找到答案,然而,其中长长的一串数字有高有低、有增有减、有喜有忧,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呢?笔者看来,理解《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关键数据,需有“三心”,一是宽心、二是放心、三是担心。

未来几年,新兴市场将面临新一轮美元短缺。美元短期周期中,中国同样将面临考验,但这更为人民币的国际化推进提供了一个机遇。人民币可以趁机填补美元因短缺空出的贸易和金融方面的一些功能。

<<<1920212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