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资本总存量、人均资本存量两个维度来看,中国仍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因此资本积累仍有空间,核心问题在于资本的结构而非总量。

伴随美联储本轮首次加息日益临近,以及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宽松力度不断升级,全球央行货币政策的不同步性日益突出,这种不同步性是影响未来全球宏观经济的重要因素,针对这个主题的研究成果不断丰富。

Paul Krugman、Robert J Gordon、Richard C Koo等一大批经济学家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全球经济可能陷入“长期停滞”这一主题进行了研究,展望未来,这已构成世界经济的一个重要风险。

两千年前,西汉的骆驼商队穿越丝绸之路将大批优质丝绸、香料和香水运往古罗马帝国。两千年后,中国的企业家再次穿越丝绸之路斥巨资收购欧洲房地产、机场、铁路、金融机构和能源企业。这条七千余公里的长路正在见证中国从“制造商”到“投资家”的转变。

在美元已经确定进入升值周期的情况下,是否可以简单推断出美元升值对美国经济复苏不利?美国为什么不对汇率进行干预?在历史上美国也不止一次干预过美元汇率。

我们认为,美元正处于一轮长升值周期的初期阶段,美国经济领先,货币政策偏向收紧的格局将引导美元进一步走强。但过于强势的美元可能威胁美国经济的复苏,美国的经济金融环境将通过多个渠道被动紧缩。

今年7月以来,美元牛市初现。美元指数一路上涨,从7月1日的79.82点一度涨至接近87的位置,涨幅约为7%,且上涨势头仍将持续。

在美国2013财年预算缺口为6800亿美元的情况下,2014财年降低了大约1950亿美元。

当前全球多数经济体增长乏力,在名义利率维持低位的同时,走低的通胀率将推高实际利率,使得去杠杆过程难以持续。而去杠杆进程又将拉低私人部门消费与投资水平,对短期总产出与经济增速造成不利影响,加杠杆又势必透支经济未来的增长潜力。

随着加息时间点的临近,美债收益率和美元之间的正相关性将重新显现,但美债收益率上涨空间有限。

如果我们把人口红利区分为人口数量红利和人口质量红利,就会得出非常不同的结论。

美元指数自今年七月初的79.82大幅攀升至9月26日的85.64,累计上涨5.82。

<<<202122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