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认为,欧元区陷入通缩的概率非常高,但可能不会像日本那样严重和旷日持久。

三个重要原因使得美国经济能承受本轮紧缩周期。首先,财政压力大幅缓解,拖垮美国经济的最大隐患已经逐渐消退;其次,新兴市场劳动力成本优势下降促使美国制造产业重获增长空间;最后,新一轮技术革命将带来新的增长点,高端制造业增长相当强劲。

出口的先行指标和出口退税补贴纷纷回落,预示出口反弹或将降温。

投资在中国经济增长中占据着重要位置,投资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投资率不断升高,2013年已达到48%,投资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不断提高,2013年资本形成总额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4.4%。

预计各部门在未来一段时间将会出台一系列具体政策,这将引导各个层面的利率水平继续下移。

我们估算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从6 月的16.7%下滑至7月的16.0%。新增人民币贷款3852亿,同比少增3145亿。

展望中期,三期叠加之下国内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不足、系统性风险仍在积累,客观上需要名义和实际利率水平向下来对冲;而联储宽松政策退出并迈入加息周期,美元有望震荡走强、美元利率水平趋于上升,在其他条件不变时将降低国内外利差、促使人民币走弱、资本流出。

如何看待M2在2季度连续改善,而实体经济却持续疲软?如何看待社融在2季度持续上升,但在7月份骤然大挫?

随着我国国内经济、金融风险的上升和外债规模迅速扩大;尤其是美联储货币政策进入新周期,美元汇率进入上升通道,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进入平稳或贬值周期,我国外债风险应警惕。

这次紧缩预演中新兴市场的表现引发了市场对美联储收紧能否再次引爆新兴市场危机的担忧。有学者认为新兴市场在2015年美联储开始加息之际,将集体爆发系统性危机。

下来的关键问题是,进入加息周期的美国最终将步入怎样的长期中性利率水平?美联储的长期中性利率水平直接决定了美国经济 运行的利率中枢、国债收益率、股票贴现率以及货币利差,从而成为影响长期大类资产配置的关键因素。

“解除限购可能扭转房地产颓势”的期待被证伪,7月销售数据低迷,销售面积累计降幅由-6.0%扩大至-7.6%,单月同比降幅-16.34%。

<<<2122232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