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五个“增长平衡关系”包括:基建投资能否平衡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的回落,新兴消费能否平衡传统的“汽车相关”和“住房相关”消费的回落,我国的国产化努力能否平衡海外其他经济体进口替代政策的强化,传统金融体系的信用创造能否平衡影子银行体系信用供给的收缩,国内稳增长政策的加码能否平衡日益临近的海外央行从宽松到收紧的政策逆转。

本轮加息周期中,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难现陡升,第一轮加息美国国债收益率目标值指向3.5%,后期走势将取决于美联储加息的幅度与节奏。市场所普遍押注的加息带来美债长期大熊市将面临极大证伪风险。

私人消费支出回暖、投资增长加速、库存回升是二季度GDP强劲反弹的主要原因。

房地产投资放缓成为当前宏观经济最大隐患,2014年同比增速降至14%将拖累GDP增速0.7-0.8个百分点。

我们预计美元兑G10货币显著走高,兑新兴市场货币反弹幅度较小,外部融资需求较大和货币政策趋于宽松的两类货币走弱。

美元兑人民币6月录得2014年内迄今最大单月涨幅,止步于6.2一线。然而,我们认为人民币近期的走强并非打开上升空间的信号,驱动年初以来人民币贬值的多重因素依然没有消退。

我们认为目前人民币汇率已接近均衡水平,未来人民币以均衡水平为锚,双向宽幅波动将成为新常态。

2001年到2008年期间,中国出口额增速保持在20%-30%的高速,外贸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最高达2.60%,金融危机彻底改变了出口格局,2009年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为-3.5%,此后四年分别为0.4%,-0.4%,-0.1%,-0.3%。

过去六年,美联储与英国央行扩张了约4倍,日本央行扩张2倍,中国人民银行察与欧洲央行分别扩张1.9与1.7倍。全球主要央行资产负债表的结构差异对应的是货币政策工具的差异。

美联储增长预期仍面临下修压力。由于第一季度经济意外下行,美联储将全年经济展望由2.9%下调至了2.2%,但2.2%的目标可能仍难于达到,美联储未来可能仍需下修增长目标。

三大原因导致下半年央行维持宽松立场。1.基础货币投放格局改变,对冲外占趋势性下降。2.财政赤字超预算下,稳增长要求保证基建资金来源。3.防止资产价格崩溃,防范系统性风险。央行将继续保持积极态势,保持市场适度流动性。

8家央行率先进入加息周期。全球经济复苏虽节奏不同,但步伐一致。目前,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南非、印度、巴西、俄罗斯、哥伦比亚及新西兰8个国家的央行已进入加息周期。

<<<2122232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