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不仅是重要的国际合作议题,也是每个企业的社会责任。

特朗普今晨在推特中表示,他将在美国东部时间周四(6月1日)下午3点(北京时间周五凌晨3点)正式宣布有关《巴黎协定》去留的最终决定。

我们无法较为准确地推测人工智能的影响,出台相应的政策框架也恐成奢望。但是,构建一个开放性的对话平台——其中包含所有会被人工智能影响的群体——是十分必要的。

市场上对于油气改革的讨论和关注早已超过油气改革方案总纲这一文件本身,许多企业已经率先行动起来,自发改革;甚至政府内部在八大重点任务中许多版块的政策进展也远超新华社所释放的有限信息。

“一带一路”峰会提出了重点推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五通”合作举措,为国际能源合作未来的顺利开展打通了“经脉”。

《巴黎协定》的规则手册需要在2018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前完成,此次谈判将为规则的制定和通过奠定基础,并为2018年缔约方之间的促进性对话做好准备。

马克龙的当选意味着欧盟在与反对全球化和民粹主义的斗争中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这使得欧盟能够继续维持稳定,从而避免全球气候治理根基的崩塌。

特朗普如果清醒地认识到应该继续支持《巴黎协定》,那无疑是国际各方期待的共赢结果;倘若特朗普继续“开倒车”,虽然会对全球气候治理格局造成一定程度的负面反弹,但影响也会在数年内被逐渐消化。

我们并不需要在解决气候问题和经济增长中二选其一,应对气候变化而进行的清洁能源转型本身就是一次机会。

中国推动和平对话的“法宝”来自施加于朝鲜的强大能源经济杠杆,而这正是朝鲜军事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命门”。

美国若缺席这场变革,中国将填补领导力的真空。

最近三年与能源有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持平,中美两国的排放量则出现回落,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因此而判断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还为时尚早。

<<<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