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带一路”提出两年后,俄中两国签署联合声明,确立欧亚经济联盟与“一带一路”对接,标志着俄罗斯正式决意融入“一带一路”。然而在该倡议提出之初,鉴于俄罗斯在“一带一路”沿线关键区域——中亚有战略利益,俄曾一度保持拿捏与警惕的姿态。应该如何理解俄罗斯态度的重大转变?俄方究竟如何看待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中俄双方如何实现在中亚的战略利益互补和对接?

2015年伊始,地缘政治风险不断被提及和关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年度全球风险报告则直接指出:地缘政治风险将是2015年人类面临的主要威胁。

近日来,围绕香格里拉会议安全峰会的召开,南海问题又一次成为国际争论的焦点。美国高度关注南海问题与其高调回归亚洲密不可分。不可否认,南海问题是中国边界争端和领土纠纷中牵涉国家最为众多,形势最为复杂,敏感程度最高的问题。南海问题升温,时常有武力解决的言论甚嚣尘上。我们该如何解决南海问题?“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理念在当今是否适用?

2015年“积极参与国际多边事务,推动国际体系和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被再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释放出中国将继续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明确信号。二十国集团(G20)是中国首次以塑造者、创造者和核心参与方身份参与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随着2016年中国将承办G20峰会,推动G20成为21世纪大国之间协调的主要制度安排,应该成为中国外交政策的优先选项。本文绍了G20的发展历程和面临的挑战,随后结合当前研究成果,为中国更好参与G20提出建议,包括明确定位G20、推动G20机制化以及高度重视议题设置。

全球七大战略新兴产业实力分布图景:有三个问题需要理清,一是美、日、德、中、英、韩等领先国家的产业实力如何分布?每个产业的规模、增长态势怎么样?二是目前七大战略新兴产业每年的专利数量和增速分别有多少?在各个国家之间如何分布?三是战略新兴产业的每个领域,全球领先公司清单、排名、专利实力。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演讲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在印尼演讲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此后,“一带一路”战略日益清晰,我国对外开放2.0格局开始确立。

日本可以说是现有国际经济秩序的既得利益者,对于强大邻国走出去的崭新战略,反应冷淡可以说是情理之中。本文通过对日本学界和政界、商界不同观点的梳理,透视日本对于“一带一路”的认识和真实态度。

此次违约不仅使希腊成了单笔欠款最多的国家,同时成为IMF 70多年来历史中首个违约的发达经济体。本文将回顾此次违约风波的演变过程,对希腊面前两条可能的道路进行分析,试图勾勒出这个被称为“勇敢水手”的民族所面临的“未知水域”。

笔者将以印度智库、学界和媒体的研究观点为基础,梳理印度对于中国“一带一路”的认知和反馈,分析印度的诉求和中印对接的潜力。

事实上,自美国建国以来,其一贯奉行的“大战略”,主要着眼于获得并维持针对对手的优势,并因此赢得了冷战的胜利。但随后,美国并未能继续用好这一战略,尤其是面对不断崛起的中国。

面对复杂多变的形势,我们的开放不应当是不讲策略地一味放开,而应更强调积极地参与开放框架与规则的建构。长期的对外交往历史告诉我们,话语权往往才是最重要的权力。

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早期,G20被证明是一个对抑制危机扩散有效的论坛,其承诺i) 在全球层面推出稳妥的财政刺激手段;ii) 通过增加IMF的可用资源强化金融安全网;iii) 建立金融稳定委员会,并遵守《巴塞尔协议III》以加强监管。

<<<141516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