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已经开始从新冠肺炎的打击中恢复,但是货币政策仍然维持宽松。各国央行继续大规模购入金融资产并维持最低利率。世界范围内的商品价格、生产价格以及消费价格都在上升。我们是否将面临一场1970年式的通货膨胀?

美参议院开始对长达340页的《无尽前沿法案》进行一到两周的辩论,预计本月之内将完成审议。该法案授权在五年内为美国基础和先进技术研究提供超过11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明确将中国视作劲敌与防范对象,凸显出美国针对中国的系统性竞争战略逐渐成型。中国不宜过度解读这份法案,将之视为纯粹的对立或挑衅,而应实事求是地对局势进行客观判断,调动国内一切资源进行独立的科技研发,推动两国在气候环境等可以合作的领域开展高效、透明的互助和合作。

美国贸易代表戴琦近期就中美贸易关系多次表态,并宣布“很快”将与中方官员就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正式接触。中美经贸关系未来发展再次受到密切关注。从拜登政府发出的信息来看,其对中国政府兑现增加购买美国产品的承诺履行情况大体满意,未来拜登政府关注的重点将放在中国承诺进行的结构性改革上。

欧盟执委会近日拟出台相关规定,以防止获得扭曲性外国补贴的公司收购欧洲企业或参与公共招标。分析称,此举意在抵御来自中国的“不公平竞争”。欧洲近期出台一系列的政策凸显保护主义抬头,未来还将从多个方面进一步收紧外资审查,中国公司成为其审查的主要目标。

拜登政府放宽对中国和其他国际留学生进入美国的签证限制,这就意味着特朗普政府2020年1月对中国等国部分留学生施行的赴美禁令得以解除。在疫情仍较为严重的情况下,拜登解除中国等国赴美留学生禁令,不仅是在执政百日之际肯定自己的抗疫成果,更是支持美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一项切实举措。

由于去年中国经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存在低基数效应,导致今年第一季度经济同比增幅较大,容易产生误导。事实上,经济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劲,春节前疫情出现了一小波反弹,政府随即对旅行实行了限制,导致旅游业受到较大影响,成为一季度经济的疲弱点。好消息是,除旅游业外,经济相当强劲。未来,随着感染人数下降和疫苗的稳步推出,经济增速有望逐季上升到与潜在增长率(5.5%-6%)一致的水平,未来三个季度的季度增速应该会达到2019年1.4%的平均水平,全年增速可以达到9.2%左右。

美国总统拜登召集的领导人气候峰会将在4月22日举行。拜登预计将在会上公布最新的碳减排目标,即在2030年前将美国的排放量与2005年相比减少大约50%。拜登还将敦促美国与其他国家合作应对气候危机。本次峰会不仅标志着美国重启应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努力,更是要全方位重建美国的领导地位。习近平主席将出席本次峰会,表明中美虽然在一系列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两国仍显示出了共同努力应对气候变化的热切愿望。许多人预计,中美两国领导人会在这次气候峰会间隙举行首次双边会晤。

拜登发布任内美情报机构首份威胁评估报告,该报告将中国列在威胁名单的首位,把中国扩大其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努力视为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并认为中国是一个越来越具有可匹敌美国实力的的竞争对手。近年来,美国政府发布的渲染中国威胁的报告层出不穷,“反华”似乎已经成为西方的一种政治正确。既然中国做不到根本性缓解美国的对华羡慕嫉妒恨,那么我们应该习惯西方将我们视为“对手”这种大环境,勇于在逆境中生长。

“自力更生”的意识贯穿中国“十四五”规划。在供给侧,“十四五”规划强调创新驱动发展,并为研究与开发(R&D)支出、专利创造和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设定了宏伟目标。“自力更生”也促进中国农业部门努力提高质量、效率和竞争力。“十四五”规划提出国内粮食增产18%达到6.5亿吨的目标,而“十三五”规划的目标只是增产10%达到5.5亿吨。

拜登政府将7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列入美国商务部的黑名单当中,超算领域成为大国角力新战场。针对美方不断用“实体清单”,以“国家安全”为由打压中国企业,中国表示坚决反对。虽然拜登政府对特朗普时期的对华科技政策的全面审议工作还未完成,但近期美国在科技领域动作频频,除加大对美国研发的投资外,拜登政府还推行科技关键领域对华“脱钩”战略,并联手盟友组建科技联盟,确保美国在技术和供应链上的优势。科技或将成为中美竞争的主战场。

虽然我们希望中美关系开启一个新阶段,但目前双方面临着分歧进一步扩大的风险。美国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最近发布的一篇题为“理解脱钩:宏观趋势和行业影响”的报告,着眼于中美经济相互交织的现状,试图量化将两者拆散的成本。该报告通过自上而下的宏观经济分析和自下而上深入研究航空、半导体、化工和医疗器械行业,探讨了这种情况,强调了“脱钩”将对美国产生的五个方面影响。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4月1日发布了长达570页的《2021年贸易预估报告》,报告肯定了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签订的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并指出当前全球严重的贸易壁垒是美国重要的政策挑战。美将以双边或多边方式来应对这些壁垒,继续与严重的贸易壁垒做斗争。分析指出,此举可能进一步加剧全球贸易摩擦。拜登政府在评估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之后,如何制定对华贸易政策还没有定数,但是关税仍是中美贸易谈判的重要工具。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