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在联合声明中强调全球战略稳定对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重要性显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基于对当前国际形势的客观分析和判断。

G7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式微凸现了G20出面协调主要经济体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美国目前对中国发展壮大存在“战略焦虑”。这种“焦虑”的产生也许是正常的、难以避免的。而且,这种现象很可能会延续相当长时间。

美国需要认清形势、纠正和摒弃在南海的战略误判,与中国相向而行,同样坚持、支持协商谈判和“双轨解决思路”,并且约束美国盟友在南海的一意孤行,以免激化矛盾。

这次美国大选的要害,不是哪个候选人最终会当选总统的问题,而是不管谁当选,两党的核心理念都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中国外交擅长“围棋”,重视全局和走势,而西方外交则遵循“象棋”逻辑和“零和”原则。

南海紧张局势能否有效遏制,进而得以消除,与中美两个大国的互动密切相关,其结果将对本地区安全秩序的重新塑造产生重大影响。

担任G20轮值主席的中国能发挥作用,加强世界经济的协调性。

“金砖国家失色论”仅仅抓住一点皮毛,就错误认为作为一支新兴的国际力量,BRICS将很快落伍,显然忽视了这些国家在地区和全球性事务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和在改革全球治理中将要发挥的关键作用。

全球治理事关世界各国利益,没有国家可以在当今世界各种危机中独善其身,全球化已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只要各国同舟共济、抓住机遇,今年就可能是全球治理改革取得突破的“元年”。

新年之际,不仅中东国家对自身的未来深感担忧,世界目光也聚焦中东,各种斡旋暗流涌动,大国博弈日趋激烈。在这样的历史时刻和地缘政治动荡的背景下,中国领导人开年即飞赴中东主要国家,展开友好、合作、对话之旅,具有重要的现实和历史意义。

新的一年里,全球治理体制机制改革和国际新规则制定将进入实质性阶段,主要大国能否真正合作共赢,还是陷入“零和博弈”的旧思维模式,今年可能是“试水年”。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