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实际同比增长18.3%,为有季度数据以来最高。尽管这不及市场预测20%以上的高限,但基本符合市场主流预期。同期经济实际季调环比增长0.6%,继续保持扩张态势。

今年正值博鳌亚洲论坛20周年,来自55个国家和地区的约2000名代表与会,包括数字支付、“一带一路”合作、产业变革等在内的多个热点话题被讨论。在“数字支付与数字货币”主题论坛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发表了对于数字货币的看法。

世界各国平均国民储蓄率水平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达到高点,随后开始下降。不同收入水平的国家储蓄率水平的差异明显:高收入国家的国民储蓄率水平较之世界平均水平低3至4个百分点左右;中上收入国家的储蓄率水平更高,2018年高出世界平均水平6.8个百分点。东亚经济体普遍较之其他地区的经济体具有更高的储蓄率,2018年高出世界平均水平10.1个百分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下称“纲要”)的一个突出特点是首次在中央重要文件中为“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专设一篇,其中包含四方面的核心内容:数字经济;数字社会建设;数字政府;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一些基本的要求。

本轮经济下行与传统经济周期中的下行有所不同,特殊之处在于由疫情驱动。传统经济周期由需求驱动,经济衰退是因为需求疲弱,同样,经济复苏也是由需求拉动的。但这一次疫情的冲击导致大面积停工停产,首先是对供给和生产端的冲击,并可能通过就业、收入对需求产生乘数效应,但其源头驱动因素是供给。2021年经济走向的根本决定因素仍然是疫情。

日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上年度国际收支正式数据,既有流量数据——国际收支平衡表,也有存量数据——国际投资头寸表。根据这两套数据,我们可以初步判断,近期美国通胀预期抬头,10年期美债收益率飙升,美元指数反弹引发的所谓“缩减恐慌”,对中国的影响有限。

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国际金融治理机构改革、全球金融业监管、区域金融合作、全球金融安全网建设等八个问题,是未来全球金融治理需要关注的重要领域。

国家在鼓励和促进平台经济发展的同时,强化反垄断监管,有效预防和制止平台企业滥用数据、技术和资本等优势损害竞争、创新和消费者利益的行为,规范和引导平台经济持续健康创新发展。

在全球经济金融多极化格局已露端倪的背景下,中国深度参与全球金融治理的理念、规则和取向分别是:合作共赢、多边主义、多元资本组合。

下一个十年,通胀是一个未知领域。虽然技术进步、服务贸易扩张和债务负担等仍然是压抑通胀的力量,但通胀中枢的上行或难以避免。如果货币数量论仍然有效,通胀反弹大概率超预期。

全球经济近年来深受单边主义的困扰,缺乏新机制和新动能,加之新冠疫情的冲击,使主要经济体都面临空前挑战。进入2021年,疫情的拐点,通胀预期的拐点均已出现,全球经济的拐点也即将浮现。经济复苏当然是好事,但也充满各种变数,毕竟疫情是否受控,多边合作机制是否顺畅,大国关系是否正常化,都会影响复苏进程。另一方面,全球经济复苏也会带来各种冲击,例如,通胀预期可能会导致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的变化,复苏可能会带来汇市、股市的剧烈波动,等等。因此,我们需要审慎、理性地看待全球经济复苏之路。

最近大家都在学习和领会习主席去年在联合国大会和气候雄心峰会上的讲话,前不久中央财经委第九次会议研究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基本思路和主要举措,媒体对这个问题也有大篇幅的报道。我没有这方面的专长,但跟大家一样,关心气候,关心空气质量,关心环境,所以对这个问题也发表过一些意见。当然,气候变化问题中碳市场的发展与金融业关联较多,从金融市场角度出发,我们会比较早就开始关注有关的问题。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夯实应对气候变化的数据与计量基础”,其中包括:定量问题需要高度重视;需要尽快使总量目标清晰化;打好数据和计量基础;建立完善的指标衡量和碳市场定价体系。

<<<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