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政策将成为重点,特别是在今年去产能压力较大之际,降低宏观税负,增加公共服务投入等都是可行之策。

只要持续推动供给侧改革,中国能够避免重蹈日本的困境。

一定程度的宽松政策既是稳增长、保就业、防风险的需要,也有助于加速推动供给侧改革。

两大金融风险可能是困扰下半年经济走势的不确定因素,即英国脱欧公投、美联储加息对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冲击,以及国内债务违约上升引发的金融风险。

民营企业家对于未来投资信心的缺失,可能是近期民营企业投资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

脱欧对英国经济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是其内部政治领导力缺乏的体现,也一场缺乏担当的豪赌。

结合权威人士讲话和4月信贷数据,可以判断中国的货币政策在回归稳健的过程中会有所收紧,但急剧发生方向性转变也会有很大风险。

当前投资者对于经济的担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美联储下半年货币政策收紧、中国经济企稳是否可持续、刺激政策有否过早退出的可能、供给侧改革如何落地。

在当前中国经济的现实背景下,杠杆率较高的企业中产能过剩企业占据较大规模,那么如何处理好去杠杆与去产能,以及国有企业改革之间的关系,就更是重中之重,是债转股能否达到预期效果的关键。

可以说,在当前全球经济疲软,金融市场不确定较强的背景下,全球央行正在开启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接力,这对稳定经济,防范金融风险是必要的。

借助G20会议,效法1985年的“广场协议”,推动主要经济体协调政策,让美元适度贬值,正是稳定全球经济金融的当务之急。

在笔者看来,央行此举是有意引领G20协力刺激经济,也是作为东道主对G20声明的回应。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