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十年,通胀是一个未知领域。虽然技术进步、服务贸易扩张和债务负担等仍然是压抑通胀的力量,但通胀中枢的上行或难以避免。如果货币数量论仍然有效,通胀反弹大概率超预期。

最近大家都在学习和领会习主席去年在联合国大会和气候雄心峰会上的讲话,前不久中央财经委第九次会议研究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基本思路和主要举措,媒体对这个问题也有大篇幅的报道。我没有这方面的专长,但跟大家一样,关心气候,关心空气质量,关心环境,所以对这个问题也发表过一些意见。当然,气候变化问题中碳市场的发展与金融业关联较多,从金融市场角度出发,我们会比较早就开始关注有关的问题。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夯实应对气候变化的数据与计量基础”,其中包括:定量问题需要高度重视;需要尽快使总量目标清晰化;打好数据和计量基础;建立完善的指标衡量和碳市场定价体系。

3月27日晚,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与欧洲50人论坛(Euro 50 Group)、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共同主办“中美欧经济学家学术交流会”,主题聚焦“新地缘政治环境下的美元、欧元和人民币”。

通过生产函数法,本文测算“十四五”期间我国潜在产出增速在 5%-5.7%,总体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

从历史经验来看,当前美债利率水平比较类似于1945年的水平,如果利率变化呈现周期性,其今后的变化趋势或许也将与1945年之后三十多年的持续缓慢增长相似。美国大规模的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虽然释放了过多流动性,但也使美国免于陷入大萧条式通缩和日本的长期低利率、低增长、低通胀(三低)式衰退,总体而言是积极正面的,否则,对全球并不是好事。 在美国释放过度流动性的大背景下,中国应当利用好人民币结构性升值的机会,大力推进国内资本市场建设和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做大、做强、做厚国内资本市场,提升吸收外资和抵御外资冲击的能力,系统性降低宏观杠杆率,大力提升科技创新的能力。

近年来,中国和全世界的供需结构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当中国成为世界制造的中心,告别了过去的短缺经济,总量的过剩和结构的不匹配性成为当前经济升级转型调整面临的很大问题,在全球经济下滑和疫情冲击的背景下,我们自然想到要通过扩大内需来寻找新的宏观平衡,通过以国内大循环的疏通和升级来重新构建国际竞争新优势。 全世界各国都在采取纾困政策、量化宽松、积极的财政政策来刺激消费进行提升,这是全球的共识,也是时代的潮流。但我们一定要认识到,中国在这种时代潮流里,所做的政策和战略比世界通用做法要更深刻。

百年不遇疫情引发对人和自然关系的反思,一个方面是气候变化问题更加受到重视。中国政府宣布在2030年前碳达峰(排放达到峰值)、2060年碳中和(净零排放)的目标。欧盟27国决定2030年前加大减排, 2050年实现碳中和。拜登政府宣布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议。实现碳中和需要政府和非政府部门之间的协力,也需要国家之间的合作和协同。实现碳中和将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又带来什么发展新机遇?将对全球经济和社会产生什么影响? 为此,中金公司研究部和中金研究院联合撰写了《碳中和经济学:新约束下的宏观与行业分析》,就中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路径及其影响提供一个系统性的分析。与通常的市场研究相比,碳中和研究面对两个挑战:一是涉及面广,跨经济、社会、科学多方面;二是公共政策是关键,但又是难以借鉴过往经验的新领域。中金的四个总量团队和20余个行业研究团队协同,借力外部合作包括全球有奖征文等,共同完成了这份报告。本文为报告前言部分。

今年以来,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暴涨,通胀已经成为热门话题。对于通胀的担忧,其实由来已久,毕竟全球性的货币超发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但去年为了应对疫情,以美国为代表的主要经济体的央行超大规模扩表,更引发了人们对通胀的担忧。今年国内的不少商品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涨,加上国际大宗商品上涨是否也会触发国内的输入型通胀,对此,本文试图换一个角度去判断当今世界通胀的表现形式与趋势。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圆桌会的讲话表示,我们有较大的货币政策调控空间。中国货币政策始终保持在正常区间,工具手段充足,利率水平适中。我们需要珍惜和用好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上表示,通过实施新一轮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有效改善和稳定市场预期,我国资本市场正在发生深刻的结构性变化。

自1995年以来,美国历届财长多数都声明支持强美元,但口头宣示重于实际行动。新任财长耶伦则强调不会追求弱美元。人民币汇率在2005年汇改之后的10年内总体升值,2015年“811汇改”之后则双向波动,近期面临升值压力。笔者认为,中国的多项政策和中长期规划都隐含着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意向,强人民币政策正在成型。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可能是做得多说得少。这里所说的强人民币政策并不是通过市场干预推动人民币升值,而是通过加固经济基本面、维持审慎的宏观和金融政策、保持国际收支经常帐户基本平衡和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使人民币成为举足轻重的国际储备货币。在汇率形成机制方面,预计中国会继续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市场供求的决定性作用。如果上述政策得以实施,中长期而言,人民币升值的潜力显著大于贬值的空间。

<<<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