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即指目前的技术变革,而“高接触”则意味着要运用现有工具来加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实现平衡发展。

中国仍然是亚洲地区的“组装中心”,但它也逐渐向供应链上游移动,与此同时,对区域合作伙伴而言,中国逐渐成为最终需求的重要来源。

他表示,目前中国的政策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因为中国既想摆脱信贷拉动和投资拉动型的增长模式,同时又想实现7.5%的经济增长率。

肯尼亚央行是完全独立的。财政部制定价格目标,规划部制定增长目标,而增长目标将驱动财政政策,增长和通胀目标则划定了货币政策的走向。

“我们需要做的是坚持改革方案,继续进行财政整顿,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向中国学习,继续深化经济改革,开拓更多的投资领域,提高效率,减少官僚作风。”

人民币升值将削弱中国出口竞争力,但也将促动中国经济增长从出口、投资主导型向内需、消费主导型转变。我认为“以消费促增长”的转型是正确的选择。

若市场无法有效运作,不平等将造成许多人无法贷款来进行投资;而如果政府能力较弱而无法提供教育,就无法弥补最初市场化不平等的缺陷。

对于中国允许地方政府发行“自发自还”地方债,利普顿给予了积极评价,他认为此举将促进地方政府逐步实现自我融资又能受控于合理区间。

证券市场就像百货公司,如果陈列的都是价格昂贵的旧商品,确实会无人问津,只有引进新商品,才会有新的客户上门,新的资金进入。

此外,我认为中国强调以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有益于世界经济,这比扩大本国出口更为重要。

我认为前瞻指引很重要,它能够向市场披露相关的政策制定信息。我们必须要灵活、积极处事,这样才能够奠定基调。

维纳尔斯表示,中国政府需要容忍可控的债务违约。在他看来,系统性危机需要谨防,但可以通过一些违约来“树立榜样”,降温影子银行系统“再杠杆化”的风险。

<<<373839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