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全球经济至少会出现两个季度的负增长。

本次疫情导致海外需求侧和供给侧对我国的产业链冲击已引起广泛关注,中国进出口的整体敞口有多大?各个产业面临的进出口冲击大小如何?

疫情冲击之下,应当考虑将“消费券”作为中国经济刺激政策的选项之一。

如今全球化势头出现逆转态势,一个又一个政治“黑天鹅”事件在世界各地上演,如何看待全球化的未来?中国在逆全球化的过程中,又应担当何种角色?

不存在3万亿外汇储备生命线的说法,而二者择一的提法从形式上将保汇率和保外储的地位等同起来,增加了对货币政策操作无谓的约束。

2017年全球与中国经济如何演化存在更多的不确定性。更多关注波段性机会或许是2017年最佳的投资策略选择。

伴随着特朗普积极财政对通胀压力的提升,前期房地产价格过高对房租的传导逐步显现,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结构性改革推动服务业价格上涨等,预计2017年通胀会高于今年,全年或将达到2.5%。

对特朗普胜任后诸多极端政策出台不用过于担忧,而这意味着对于中国来看,情况似乎没有也那么悲观,在笔者看来,反而存在着较好的机遇。

高杠杆持续、房地产资产价格泡沫化、通胀预期隐忧等新现象值得关注,需要未来政策更加向防风险与推动结构性改革倾斜,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财税体制改革要有所突破。

就具体落实而言,仍然存在五大难点,特别是各国缺少政治领导力,政党博弈与选民不满情绪增加,以及美国与其他国家货币政策方向背离等。

借G20东道主便利能积极参与全球协调治理,不仅有助于带动中国与全球经济增长,更是中国责任与领导力的体现。

财政政策将成为重点,特别是在今年去产能压力较大之际,降低宏观税负,增加公共服务投入等都是可行之策。

123>